純白的惡夢7

CP:秀零

前文:

123456


23.


「那時自己怎麼沒有醒來…就可以和赤井好好說話了...」後來降谷想起來還是有些懊惱。

因為自從那次“聽說”赤井有來見過自己一次之後,再也沒見過他了。

為什麼赤井不再自己身邊閑晃了?

為什麼赤井不再設法和自己傳達不想與自己為敵的訊息了?

為什麼赤井特別救了我一命?是覺得這樣我就不會再對他惡言相向嗎?

不對,我明明已經知道了蘇格蘭死亡的真相,還有任何怨恨赤井的理由嗎?

「唉.....」降谷零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可能內勤工作太安逸,讓他整天胡思亂想,而且不知為何一直想到關於赤井的事情。

「降谷先生,不要太勉強了,您還是早點...

之後的他們4(上)

 CP:秀零

與前文123無關係~獨立的一個小故事

雖然是老梗,但是昨晚夢到覺得挺甜蜜的就寫了

歡脫氣氛的一篇

設定是

組織瓦解後

赤安倆人關係為朋友狀態


1

「終於也有你求助於我的時候了,FBI?」工作時就接到赤井的簡訊,說是有事需要自己的幫忙,想要約他到某某餐廳一敘。

「這件事非你不可。」赤井仍然是一副高冷的撲克臉,降谷在心裡啐了一聲,但態度難得的慎重。

「哦,洗耳恭聽。」見對方滿足了自己的好勝心,就沒再多抬槓,因為自己更多的是好奇心。

* * *

「什麼?你想要請我當你的戀愛軍師?」降谷零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想不到你是這樣...

純白的惡夢6

CP:赤安(秀零)


純白的惡夢1

純白的惡夢2

純白的惡夢3

純白的惡夢4

純白的惡夢5


19.

之後降谷的復健生活被醫生、復健師、護理人員、公安的部下給佔滿,卻不曾再見到赤井,有時候夜深人靜自己一個人待在病房的時候,他都懷疑那時看到的赤井是否是自己的幻覺,自己昏迷了將近一週,那個人怎麼會剛好就在醒來的自己床邊呢?…還喊著明美的名字...


降谷零在出院後重回工作崗位,暫時辦理內勤業務,但大病初癒的身體仍然有些吃不消。

眼見自家上司臉色有點蒼白的風見立刻將降谷零「請」去休息室。

難得沒有抗拒部下提議的降谷原本只想坐在沙發上小憩一下,不知不覺就變成一個脫掉西裝外套、...

Canvas2 (JOJO第七部SBR GJ向)

慶祝老謝的超像可動歸宅!

來耕文拉!

我的心情如同喬尼~

Canvas1


------

CP:GyroXJohnny

現代AU


「對了,你是哪個學校的學生?」

「我?我是D大的學生。」英俊的推銷員眼見有人產生興趣,開始進行推銷了,喬尼心裡這樣想,卻還是鬼使神差的回答他。

「說的也是,這附近就這個學校,原諒我,我搭訕漂亮的人會害羞得腦袋當機。」

「呃....」喬尼一下子不知如何回話,臉頰不自覺的紅了。

「現在我又害你也跟著害羞了是吧,sorry,我只是想誇獎你很漂亮。」喬尼並不是第一次被人這樣誇獎,只是他都把那些人的行為視為騷擾,為什麼眼前這個人對男人說...

純白的惡夢5

CP:赤安(秀零)


16.

「波本」


「安室君」


「降谷君」


「零」


「Zero」


五天以來赤井每天都到降谷零的病房報到,這裡是警察人員專用的醫院,不會有外人入侵,但赤井還是不放心的每天來站崗,還有陪扮昏迷不醒的降谷搜查官,畢竟這人可是他救回來的。公安和FBI開始進行聯合搜查工作之後,倆人的互動與公事往來機會就多了,倆人之間針鋒相對的氣氛減少,但卻多了一份公事公辦的生疏感,說是共同搜查,但壓根沒有像從前倆人一起組隊出任務的機會,自己也多是負責後援和後方監控的角色。


眼前的降谷在上次搜查活動為了掩護部下而讓自己受了危急性命的重傷,自己好不容易將他救...

純白的惡夢4

CP:赤安(萊波)


12.

在對萊伊的話語有所反應前,差點被自己拋在腦後的目標主動上前來搭訕了。


「不好意思,如果是我搞錯的話我道歉,但你是不是在騷擾這位小哥?」一個看起來像職場菁英的斯文男子上前打斷萊伊和波本的耳語。


「我只是在向這位客人介紹酒罷了,這裡音樂比較大聲,怕他聽不清楚才貼着他耳朵說,您誤會了。」萊伊裝着一副好事被打斷的侷促態度。


這就是萊伊「支援」我的方式?波本失笑。剛剛說的那些可笑的話果然只是任務需求啊。


「我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不太了解所以才問了酒保先生,其實…我就是想找人聊聊天...」波本坐在高腳椅子上,仰頭望向目標,語氣帶有希冀。...


純白的惡夢3

CP:赤安(萊波)

非主流萊波、蘇格蘭


9.

波本被萊伊盯得有點久,不自在的問,「又怎麼了?」


「我恐怕無法一整天陪你。」萊伊認真的說。


「為什麼?」波本覺得好笑,自己不就是隨口說的,萊伊也隨便搪塞他就好,怎麼一副很嚴肅的樣子。


「和你待在一起太久我會克制不住自己的。」萊伊的聲音很低,語速很快,波本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聽清。


「什、麼?」波本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沒什麼,你果然已經忘記了。」


「忘記什麼?」


「醫生說你慢慢休養記憶自然就會恢復的。」


「所以說我忘記什麼了?我對你說了什麼?還是你對我告白了?」波本本來並不是那麼想知道...

純白的惡夢1

CP:赤安(萊波)

非主流型萊波、威士忌組

一個小小的腦洞

1.

降谷零一睜開眼,立刻感受到哪裡不對勁。

雖然內心受到不小的驚嚇,但是專業的訓練讓他表現得一如往常般淡定,他悄悄坐起,打量身邊的一切,想儘快釐清自己身處何地。

「你才剛睡下不到45分鐘,還不到你守夜,再睡一下吧。」一個低沈冷酷的聲音響起,他才注意到離自己不遠處,有個長髮男子隱沒在黎明曖昧不明的陰暗中。

「…!…」降谷零一愣,這是誰?雖然感覺很熟悉,但是一時想不起眼前男子的身分。

「怎麼了,波本?」那名男子有雙犀利的眼睛,敏銳的直覺,而且彷彿和自己關係密切...

他叫自己「波本」?

「我…這裡是...?」降谷零一...

之後的他們3

一時腦熱的產物,放飛自我的歐歐西秀零,很蠢又很少年。


--------------------------------------------------------


「有事想要當面和你說清楚,有空的話今晚18點米花飯店一樓餐廳見。」

赤井不止一次打開手機看著這則訊息,內容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是他卻無法控制自己的手一再打開來看,內心充滿疑惑以及警惕,但嘴角藏不住的上揚洩漏了他的真心,因為這是從降谷零的號碼傳來的簡訊。


自從組織消滅了之後,波本也恢復了公安的身分,安室透從人間蒸發,警察廳多了一個年輕有為的降谷零,從事一些善後的文書與報告工作,赤井作為打擊...

崖上的波本11(End)

CP:赤安(沖安)


安室沒多久便甦醒,身上蓋著的是沖矢昴的外衣,卻有赤井的菸味,讓他想起上次摩天輪對決之後坐上赤井的車的場景,那時的他恍然間彷彿回到威士忌組時期,駕駛座上有時是令自己信賴的蘇格蘭,開朗的詢問任務執行的狀況,有時又是沈默的萊伊在駕駛座上,不會多說話但會默默觀察自己,還記得自己說過一次不喜歡車上有菸味,之後那傢伙便不再在車上抽煙了。


安室回過神,準備繼續質問可以把他一招摔出去的沖矢昴究竟是什麼來頭,卻看到駕駛座上居然是赤井秀一。


忍住內心的驚訝與憤怒,安室盡量以一種平靜而冷淡的口吻質問。


「所以你果然易容成沖矢昴。」


「 如你所見。」...

1 / 3

© 日向廿 | Powered by LOFTER